【性交淫女】之性交争霸赛 第七节 垂死老头



第七节垂死老头  由于我昨天晚上饱餐了一顿,又经过充足的睡眠,所以我第四天早晨感觉神采奕奕,便找到了恐怖调教大师垂死老头,让他给我评分。  垂死老头此时正蹲靠在广场中央的高台的边缘的阴影里,干枯身体猥琐的缩成一团,双手放在自己的裤子里,并用脏乱不堪的上衣盖住,整个身体在有节奏的抽动,好像人临死前的抽搐一般,也许他就是因为这个动作而被称作垂死老头的吧。  「早上好,垂死老头评委。」我轻轻的有礼貌的对这个一头乱糟糟的灰白头发、满脸皱纹的家伙打招呼。  「啊?你好!啊,哈哈。」垂死老头身体抖动了一下,好像被我吓了一跳,赶忙挣开半闭的双眼,露出泛黄的眼球,慌张的把手从裤子里抽出来,去擦嘴角挂着的哈喇子。我却发现他的手上,也粘着粘稠的东西,以至于在擦唾液时越擦越多,弄的满脸都是湿乎乎、黏糊糊的东西,最后用打了好几个补丁的袄袖子抹了半天才算擦干净,但仍然在脸上留下了一道黑一道白的花纹。  「请您对我进行考试,然后打分。」我温柔的说道。此时我还是一贯的打扮——全身赤裸,一丝不挂。  而垂死老头正盯着我的身体使劲的看,嘴角又流出了哈喇子。  「对不起,评委先生,能开始对我进行考试了吗?」我不得不再次提醒垂死老头自己来找他的目的。  「哦,当然。啊哈哈!」他终于回过神来,但下一句话却差点儿让我来个狗吃屎:「什么事?」  「……」我好不容易稳住了自己的重心,这个笨蛋就算是聋子,看到我头顶的「柔丝?甜痴茵」也应该知道我是比赛选手啊。  怎么会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呢。  「啊!哦,你是选手是吧,哈哈哈哈。我是测试一下你的平衡能力。」他终于发现自己的失态了,伸手抓了抓自己脏乱不堪的头发,讪讪笑道。  他突然挤到我身边,说道:「柔丝小妞,跟我走吧,我要把你带到台子上面去。」老头边说边带着我走,一双脏手还不停的在我的乳房和屁股之间游走,不时的在我屁股或者乳房上捏一把。  真是奇怪的家伙,自己就是评委,要想干我,只要说一声就OK了啊,为什么非要偷偷摸摸的摸我呢?我被他摸的全身瘙痒,性欲也慢慢被挑逗起来了。  「你在台子的正中央站好,我要开始考试了,不要乱跑,小心掉下去。」说罢,老头的咸猪手终于离开了我的身体。他走到台子边缘,离我有七、八米远。突然,他伸在衣服里面的右手一动,一条黑色的闪着白光带着劲风的长鞭向我卷来,鞭头扁平,好像一条凶恶的眼镜蛇。  咦?不是性交大赛吗?又不是比试武艺,这个垂死老头怎么向我发动攻击?不过情形已经不及我多想,我本能的舞动身躯,并运用魔法来进行防御。但这一鞭却非常精确的打到了我的右臀上。  「啊!」我娇叫一声。火辣辣的疼痛,夹杂着着强烈的快感从被打击的臀部向我的大脑传来。只见垂死老头左手翻动,又一条黑色眼镜蛇向我袭来,不偏不倚的打中了我的右乳头。  「啊!」我再次娇叫,快感!疼痛!火辣辣的快感带着些许的疼痛冲向我的大脑。哦,我明白了,垂死老头是个调教师,是用这种方式来调教女奴的。在明白这个道理之后,我便不再躲避,反而是用自己的敏感部位去迎老头的鞭子。  「啪!」「啊!」「啪!」「啊!」「啪!」「啊!」  老头的鞭子和我的叫声混杂在一起,交相辉映。此时圆台的周围已经聚起了一圈人,来观看这奇妙的表演,也有很多魔法摄像机围拢过来将老头对我的调教向整个大陆播放出去。  老头也像年轻了几十岁一般,加快舞动手中的两条鞭子,两条鞭子已经快速的变成了一团黑雾。只见鞭头不断打击在我雪白的身躯上,将我的皮肤打凹下去一下快,紧接着我的皮肤快速的弹起,变得绯红。我在这样快速强烈的鞭打下已经站立不稳,摇摇晃晃的要倒下去。而快感也像潮水一般向我的大脑冲来,现在老头的鞭子已经不止落在我的敏感部位,而是打到了我的全身,但这些没有打到敏感部位的鞭子却也能给我带来强烈的快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断的大声的叫,我感到我马上就要高潮了。但老头现在的鞭打却越来越多的打在不敏感的部位,反而是敏感部分偶尔才能得到一下刺激。我的兴奋程度则一直维持在高潮前夕。我的淫水不断从小穴里流出来,随着我身体的摇晃飞溅的到处都是。  我感到两腿越来越软,身体越来越无力。就在此时垂死老头突然大吼一声「嗷!」双鞭舞动的已经完全不着痕迹,鞭头打击在我身上的迹象已经看不出来了,就像老头在七米之外用魔法控制着我的身体一般。只有武力高强的武术大师才能看到老头是正在用鞭子鞭打我。此时「啪啪」的鞭打声已经连成了一条线,已经分不出之间的间隙了。我则由于超级强烈的刺激长着大嘴失声了。  我感觉我的身体达到了极限,再也站不住了,向地面倒了下去,老头再次大喊:「啊!」我感觉自己没有倒在地上,反而感到自己飘了起来。  垂死老头利用鞭打的力量将我整个人抽离了地面!  我就像一片在暴风雨里漂浮在空中的树叶,任由铺天盖地的大雨猛烈的击打在自己身上,而我却没有任何还手能力。  而此时我的快感已经积累到了无法想象的程度,我感觉只要再有任何一点儿刺激我就会高潮了,但有无数的鞭打落在我赤裸的身躯上,每一鞭都带来强烈的快感,使我不断向高潮迈进,却无法得到高潮。  突然,我感到我的身体向下掉去,而在下落的过程中,正好有一鞭打在了我的阴蒂上。  「啊!」我高声叫着,在落地的同时达到了高潮,我猛烈的弓着身子,突出自己的小穴,享受高潮带来的快感。  「啪!」一声鞭响,原本已经停止攻击的垂死老头再次对我进行抽打,而这一鞭却在我刚刚达到高潮的同时再次打到了我的阴蒂上。  「啊!」我的高潮被推上了更高一层,淫水喷射出来。  「啪!」又是落在阴蒂上的一鞭!  「啊!」阴精大量喷出,我达到了吹潮!  「啪!」阴蒂上的第四鞭!  「啊!」我尿道的括约肌再也不受我的控制,大量尿液随着爱液喷射出来,我失禁了。  「啪!」又是阴蒂!  「啊!」我的高潮再次被推上一个新的高度。肛门的大大的敞开了,如果不是我是以精液为食,一定会喷的遍地黄金。  「啪!」我已经记不清楚这是打在阴蒂上的第几鞭了。  「啊!」我双眼上翻,全身痉挛,手脚不断抽搐着。我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潮的高度。  「啪!」  「……」我已经痉挛的发不出任何声音了。并随着超级强烈的刺激,享受着前所未有的极端爽快的高潮,晕死过去。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还是躺在刚才的地上,身体泡在自己流出我淫水里。我转动脑袋看到垂死老头正在猥琐的蹲在我身边,留着臭烘烘的口水,看我的身体。  「哦……刚才……」我看着垂死老头猥琐的样子,想不到他竟然有这么高的手法,让我达到了那样的高潮。刚才高潮带来快感如绕了九道弯一般冲向云霄,那种一鞭一个台阶的感觉真是太爽了。  「小妞,别休息了。你还没帮我解决呢。」他指了指自己两腿中间。  我马上翻动身体,伸出手臂去解他的裤子。他却向我要强奸他一样猛的往后躲,反而吓了我一大跳。  「不!不!不是这样帮我解决。」垂死老头慌张的说道:「你跳艳舞,我来看着你打手枪。」  「!……」想不到垂死老头还有这样的癖好。  没办法他的评委,只能按照他说的做了,可惜我的艳舞从上午九点多一直跳到大家吃过午饭,我甚至连淫叫,自慰,等种种手段都用出来了,这个垂死老头任然没有把自己解决了。看的我这个着急啊,恨不得扑上去把他强奸了。但他却大叫道:「我是处男!任何人都不能夺走我的童真!」  害得我连同整个广场的人都来了个猛烈的扑倒,不少人在地上趴了十分钟才起来,并且把刚刚吃过的中午饭都吐了出来。  可能老头看我实在没有办法了吧,便丢给我一盒长长短短的细针,说「你还是来点儿激烈的吧。」  「……」  靠,这个垂死老头太不够意思了,别的调教师都是往女奴身上扎针,让女奴在疼痛和快感中得到高潮。  而这个垂死老头却让我自己扎自己,他确看着我自慰!我又不是自虐狂,真是的!哎,算了!看在上午他让我得到那样的高潮,再看在他评委的身份——这点是关键——我就自虐一回吧。幸亏我了解过针刺方面的知识。  「啊……」我拿起一根长针,慢慢的由上到下穿透了自己的左乳房左侧,又拿起另一根长针在左乳房右侧穿了过去,再用两根长针横着和这两根组成了一个正方形。右乳房也如法炮制。我看到垂死老头如临死前抽搐的痉挛频率终于有所加快了。  「哦……」我忍耐着刺痛又拿起短针,在两个正方形周围扎出了一圈圆形。还好我手法娴熟,不是很痛。  「嗯……啊……」我咬着嘴唇用细针在我乳头的正前方扎了进去。并用细针在自己乳晕上扎了一圈。期间好几针都忍不住「啊……」的叫了出来。看到两个乳房已经无法下针。又看了看老头还没有把自己解决掉,只能拿自己的下体开刀了。  我把屁股也扎满针后,发现老头还是在不停地套弄自己的鸡巴。真郁闷。  我先在大腿根部忍着疼痛扎了几针,又拿起短针刺穿了自己的大阴唇和小阴唇,并把我的两对阴唇钉在自己的大腿上。在我不断「啊……啊……啊……」的叫声中,老头打手枪的频率终于又快了一个档次。为了巩固胜利果实,我硬着头皮拿起四根长针,向着自己阴道内部插了进去。  「啊!啊!」阴道内部的嫩肉被钢针刺破时引起的疼痛和快感,让我情不自禁的淫叫着。我看到,老头已经飞快的套弄自己了,身体的抽搐不止频率加快,幅度也变大了许多。  我慢慢拔出自己充血的阴蒂,用左手食指和拇指捏好,右手拿来一根细针,对准阴蒂。  心想:成败在此一举了。我睁大眼睛看好细针和阴蒂,同时咬住嘴唇。  「嗯……」我开始慢慢将细针向自己身上最为娇嫩的部位——阴蒂扎过去。疼痛!凉冰冰的疼痛!快感!火辣辣的快感!「啊!啊!啊!」我终于忍不住大声叫了出来,自己达到了高潮。手中的细针也终于穿透了充血的阴蒂,在另一面露了出来。  「哦!」老头也低声叫了一声,猛的停止了抽搐,身体使劲的一挺,好像死人蹬腿一般。过了一会儿,他慢慢把手从自己的裤裆里抽了出来,手上又沾满了早晨我见他时手上粘的那种湿乎乎、黏糊糊的东西。  「过来,帮我舔干净。」他对还在高潮的余韵中喘息的我说道。我慢慢的走过去,去舔他的手。呃!真是腥臭啊!这个萎缩男,应该好几年没洗澡了吧。  「嘿嘿,」他好像看出我的心思一般说道,「从十八岁成年开始,我就没有洗过澡了。」  「!……」幸亏我及时撑住了身体,否则扑倒在地的话,扎在我身上的细针可都要深入我的身体了。  垂死老头一边把手伸到我嘴里让我舔食他的精液,一边用另一只手拨弄扎在我身上的细针。  「嗯……哼……」他的手法果然巧妙,扎在我身上的细针,在他的拨弄下不但不疼痛,反而传来一阵一阵麻麻的很舒服的快感来。搞的我忍不住哼哼起来。特别是刚才让我吃尽苦头的扎在我阴蒂上的那根细针,更是在他的拨弄下,给我带来了强烈的快感。  等我把他的手舔食干净,我已经小小的高潮了一次。他开始拔除我身上的细针,在拔除过程中又让我大大的享受了一番他巧妙的手法。特别是拔除阴蒂上那根细针时,又是把我带到了高潮的云端。等到我享受够了高潮的余韵,垂死老头给了我一个八十六分的成绩。至此,我的得分达到了四千二百八十四分。  等到这一切都结束后,月亮已经露出了笑脸。经过了一天劳累的我,头一碰枕头就睡着了。               (待续) 

本贴最早由:奇米影视 奇米 奇米网 俺也去 奇米影院 奇米影视四色 奇米影视777 奇米色 -- www.185www.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奇米影视 奇米 奇米网 俺也去 奇米影院 奇米影视四色 奇米影视777 奇米色] 版权所有 © 2015-2018[广告合作:2akkfc2akk@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