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之梦】 (廿六)捕捉



(廿六) 捕捉 我者离有无品,离生、灭、非性、非无性,如种种幻梦现故,非无性。云何无性,谓色无自性相摄受,现不现故,摄不摄故,以是故。一切性无性非无性,但觉自心现量,妄想不生。 ==《楞伽阿跋多罗宝经 第四卷》 ***************** 「王嫣走光?到了什么程度?在哪里?」窦伟民有些激动的思索着,小龙这孩子不会又跑到小区门口那蹲点守候,然后跟踪王嫣寻找机会吧?他急匆匆打字回应:「昨天晚上加班没上网,小狼你在线吗?」发了一阵也没见回应,看来小龙不在线,没准又去守候了? 守在电脑前看「蜜桃时节」QQ群的家伙们聊天发图,顺便浏览几个黄色网站,快中午时候接到陈新辉电话,说祈强因为昨天赢了钱请到定安市内吃饭。窦伟民到大厅时,两人已经等候在那了,正和西洋女郎东瀛女依依不舍地腻在一堆。窦伟民去划账,总台领班女说是胡庆友胡总帮结账了。 保安把车开到大厅门口,黑白双煞犹自搂着各自的女人不舍得放手,上车后都还放下车窗打招呼。「哎,开洋荤就是不同,老子宁愿精尽人亡!」祈强顶着俩黑眼圈在后座上长吁一口气,副驾驶座上挂上俩大眼袋的陈新辉也跟着满足地小声叹口气。窦伟民笑嘻嘻地说:「两位老总再呆下去可能真走不了啦!」祈强欠起身在后面拍了他肩膀一下:「真得谢谢伟民带我哥俩来啊,不虚此行!不过哥哥我这身体不是吹的,昨晚上用了4个套子,把瓦琳娜干得潮吹啊!哪像新辉,那个什么美惠吧,看着就没喂饱的样子!」窦伟民和陈新辉哈哈大笑,陈新辉扭过身:「潮吹?是你吹吧!昨天下午就喊吃不消了,还能一晚上四次?俄罗斯女人有什么好,牛高马大还有体毛有味道的,还是小日本女人会伺候人,家惠子那套活路才是享受啊,可惜不能带出来……」祈强立刻来了劲头:「哦,有什么技术活?说来伟民我们听听!」陈新辉嘿嘿一笑:「我可没你这么无聊,有机会你也找个小日本女人试试。」窦伟民接过话头:「我听说这里的女人基本一两个月就要换一次,可能以后见不到了吧。」两个快被国际援助榨干的男人叹息不已。 ************************** 中午饭在定安市的一家野味馆,陈新辉和祈强的司机也来了,窦伟民也电话叫余滨带着李琼的个人档案过来参加饭局。饭后祈强执意结了账,说要和陈新辉找个洗脚房好好休息下再回去,陈新辉告诉窦伟民长郊县的最后一笔账最多星期二就能划过来,祈强也保证几天内就邀请窦伟民带着团队去三祝县商谈工程的事情,窦伟民做出一副感激到无言的模样和两人用力握手道别,然后叫余滨把自己宝马车尾箱里昨天就准备好的两个礼包分别送到两人车上。 回到公司后,窦伟民给胡庆友打电话准备感谢下,却被提示对方一直不在服务区。他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思考着三祝县的工程问题,由于中午酒喝了不少,天气也热,不知不觉就昏沉沉睡去,被王嫣的电话惊醒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他掀开可能是秦琪搭上的毛巾毯,打起精神来。王嫣说下午几个死党聚会,他们现在在一家茶楼里打牌,叫他没事就早些过去。窦伟民问了下是不是哥几个以及这帮老婆们,王嫣在那边嘻嘻答应着是,正要挂电话,窦伟民突然问了一句:「昨天你在家还是去哪玩啦?」王嫣有些奇怪:「昨天?嗯,李姐找到我时刚要出门,下午和玉琳陪乐韵去逛批发市场啊,乐韵想买些小孩东西预备下,你怎么突然想得起问这?」窦伟民干笑一声:「我以为你在家吃阿胶呗,嘿嘿。」秦琪闻声进来给他沏上杯铁观音,他叫秦琪通知部门负责人马上来他办公室开个三祝县工程预备短会。 *********************** 地点还是法院背后那家叫「余味斋」的川味私房菜馆,窦伟民赶到的时候菜已经上齐了,众人正在一边埋怨着他一边总结下午茶楼里的麻将战果,他立即给自己倒上二两五十二度「湘泉」酒,一口见底,除了王嫣在身边皱着眉头悄悄扭了他一下,其余人全大声叫好。迟到酒一完毕,酒桌气氛立即开始高涨,女人们也就除了大肚婆陈乐韵是豆奶外也都倒上了红酒。 当众人怂恿着方奇与赵玉琳俩口碰了个大杯后,这俩口也不消停地盯着各家俩口一一对碰,一会儿功夫,男人们女人们嗓门都愈发洪亮,尤其女人们一个个杏眼桃腮的,眼睛都要汪出水来,连不准备喝酒的陈乐韵也不顾众人阻拦喝了半杯红酒。窦伟民靠在椅子背上一边啃着椒盐大排一边很随意地打量着这一堆女人:王嫣已经进入状态,正兴冲冲地和方奇划「两只小蜜蜂」;郑丹隔着桌子和尤俊龙正「石头剪子布」;丁晓艺则拧着一瓶酒围着桌子嚷嚷着逐一碰杯;赵玉琳叫服务员拿了两瓶冻过的「青岛啤酒」非要和柳涛对吹整瓶;陈乐韵专心地吃着碗里的菜已经满头大汗。 窦伟民正准备叫服务员把空调开大一些,丁晓艺绕到他和王嫣中间:「帅哥,美女,酒满上,姐敬你们一杯,老同学难得啊!」窦伟民笑着拉住王嫣,任由丁晓艺把王嫣的杯子满上:「好,咱俩口亏一点,两人陪你一杯,今天不去锻炼了,喝个高兴!」丁晓艺飞快地丢了个白眼给他,一饮而尽。王嫣嘟囔着数落丁晓艺,皱着眉头把一杯酒分两口咽了下去。今天王嫣穿的水绿色鸡心领T恤,这会儿修长的脖颈也染上一层胭脂色,更别说被T恤衬得雪白的面颊也染上桃花色。「这件T恤不错,没见你穿过啊。」窦伟民小声在王嫣耳朵边说道,王嫣嫣然一笑:「这是昨天陪乐韵逛批发市场时买的,居然是真丝外贸货,玉琳也买了一件黄的,这不,她也穿着。」窦伟民面对着王嫣此时的如花笑颜也不由一愣,回过头看下正站着与柳涛拼喝啤酒的赵玉琳,穿的T恤样式果然和王嫣一样,由于站立加仰头灌酒的姿势,胸部线条奔放得惊人,忍不住偷偷咽了下口水。 从走廊上卫生间出来时,窦伟民又遇见丁晓艺摇晃着过来,丁晓艺靠墙上从挎包里摸出那张健身卡:「来,窦总,还……你的卡!你不在的时候,有几个老美女,嗯,老美女都在打听那个,那个健身的帅哥,怎么突然不见了!赫赫!」窦伟民苦笑着摇着头接过,走了两步一回头:「美女,进去后注意观察地形哈!」丁晓艺歪着头呆了一下,一下回过神来,气急败坏地扑过来抡着包就朝他脑袋舞了下来,窦伟民笑嘻嘻一闪,丁晓艺重心失去一个踉跄,窦伟民急忙顿住身子扶住她,就感觉怀里一阵香风,两团弹力充盈的球体挤压在胸口与臂膀之间,鼻端下被轻盈的发丝扫过,心头不由一荡,随即回过神来,赶快拉开距离扶住她双臂。丁晓艺摇晃着站直身:「切,臭男人,吃豆腐啊……姐……要上……卫生间,再遇见小流氓,就当,就当是你,往死里揍!」 回到座位上,窦伟民还在回味先前怀里的那份突如其来的温柔感受,不过很快就被提着瓶子坐到旁边来的方奇打岔。胖子今天酒兴特高,根本不像过去弄虚作假,听他含糊说了几句,才知道是今天单位上通知他升职了。赵玉琳也替老公高兴,跟着到处碰杯。 ***************************** 饭后一帮人都嚷着要去唱歌,不过方奇和赵玉琳已经醉得快不省人事,陈乐韵也怕家里老人不高兴要回去,她就建议让最清醒的窦伟民开方奇的车,送方奇两口和自己回家,其余人先去歌城玩着等窦伟民回来。 胖子家两个嚷嚷着被众人硬塞进车后排,车开后犹自喋喋不休,不过到尤俊龙家小区门口时,两个人已经在后面呼呼大睡上了。陈乐韵叮嘱窦伟民注意安全,一定要把胖子家两个送回去,到歌城后劝大家少喝一些。窦伟民从车窗里伸出手做个胜利手势:「娃儿他妈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到了胖子家楼下,窦伟民可就犯了愁,两个家伙都摇晃不醒,而且胖子已经呕吐了一堆在自己身上和车上了。他只好求助保安,把自己兜里的半包中华丢值班室里,叫上其中一壮小伙,两人一块把胖子拖出来抬到楼梯口,面粉口袋一样放地上,窦伟民再把赵玉琳托扶着从车里拽出来,堆在胖子身上。然后他把胖子车停到车位上去,背着仨人的挎包回来时那保安还傻笑着守在两人旁边。 保安扶着胖子他扶着赵玉琳,满头大汗地上了四楼,把这两口放在他们门口地上,窦伟民又从胖子裤兜里摸出半包「苏烟」塞给这壮小伙,感谢一番后说后面的事就自己搞定了。 **************************** 他用胖子的钥匙打开门,把两人逐一扶到客厅沙发上,去卫生间拧了一张湿毛巾来给胖子擦脸。方奇哼唧了几下,腮帮子一鼓,呕吐物又从嘴里冒出来,窦伟民骂骂咧咧地急忙把他拖地上躺着,去卫生间找拖把扫把。 最终他把胖子剥成只穿了条内裤的大白猪模样放平在三人沙发上躺着,用毛巾被盖上,再把脱下的短袖短裤放盆子里水浸泡着,又把地面打扫干净。这么折腾下来,已经气喘吁吁,他看了下这两口,都已经醉得不省人事鼾声大作,就干脆到卫生间里冲了个凉。 正穿着衣服,就听见客厅里「咚」地一声闷响,他急忙胡乱套上裤子窜出来,却是赵玉琳滚到地板上了。赵玉琳皱眉哼了一下,微微摇晃下头,就不再动弹,窦伟民半蹲旁边轻轻摇摇她,没什么反应,又在她脸上轻轻拍了两下,还是一样。他扭头看下方奇,胖子张着嘴仰着头紧闭着眼,正在断断续续地打着呼噜。窦伟民低下身,双手分别穿过膝盖弯和后背,把赵玉琳一把抱起。 喝醉了的人由于不受力显得特沉重,窦伟民最后几乎是把赵玉琳扔在床上的,看着她在席梦思上整个身体连带高耸双峰有节奏地荡漾起伏了几下,窦伟民突然觉得很像有些小电影里的邪恶场景开始时的镜头。他立在窗前沉默了下,抹了一把还有些湿润的头发,走到门边看了一眼沙发上的方奇,低着头沉思了下,有些犹豫地转身,慢慢走回床边。 他缓缓伸出手,在赵玉琳脸上摩挲着。赵玉琳五官很普通,不过这时候绯红的脸色、蓬松的乱发、半张的嘴唇、微皱的眉头,还有额头上隐约的汗滴,看上去就如同刚交欢后的女人,有着再次等待男人侵犯的感觉。窦伟民的手顺着赵玉琳面颊滑下,指尖掠过脖颈,游走到巍峨的峰峦上方。他张开五指,略用力按了下,感受着手掌下的充沛弹力。「大,真大……肉弹……」窦伟民小声念道。 他又一次走到门边,看了看姿势没有变化的方奇,深深吸了一口气后用力吐出,快步走到床边开始脱赵玉琳身上的衣物。三点式女郎赵玉琳看着更有魅力一些,罩杯把双峰托举得和那些杂志的西洋奶牛比较野毫不逊色。窦伟民一边给她摆造型一边猜度尺寸可能D罩杯都不止,摆正身体后,他把卧室灯都打开,摸出手机拍了几张。然后他把赵玉琳翻了个身,解开黑色蕾丝胸罩扣子,把赵玉琳手臂从胸罩带子里拉出,从她身下把胸罩抽出来,放鼻端嗅了下,扔在床头衣物上。然后双手从两边勾住小内裤徐徐拉下,就这样,铁哥们方奇的老婆,终于毫无遮掩的袒呈毕露在他眼前。 赵玉琳的臀部和胸部一样有材料,臀肉厚实而上翘,皮肤质感也比较光滑,窦伟民家小窦早就不安份地高高竖起,他嘴里念念有词的上下抚摸着这质感十足的丰臀:「可惜了……可惜了……」强忍着欲念拍了几张赵玉琳的裸体背影后,窦伟民喘着粗气把她翻到正面。没有束缚的硕大双乳带着深深乳罩痕迹晃悠了两下,同样大如杯底的乳晕上,两颗深色的花生米般乳头,在窦伟民指尖的拨弄下羞涩挺立起来。赵玉琳的腰部有些小赘肉,阴毛茂密而凌乱,不像王嫣丁晓艺她们的那样整齐。窦伟民用手指帮她梳理了下阴毛后,调整了下呼吸,把她的正面赤裸身躯也拍了几张。他再一次走到门边看了下沙发上鼾声依旧的方奇,转身就在哥们和他老婆的卧室里把自己脱了个精光,把衣物直接丢地板上,然后走到床边,噙着方奇这巨乳老婆的乳头,把脸埋入一片滑腻与柔软的温热之中,小窦再也无法抗拒这不可言传的刺激,高昂着头准备爆发。窦伟民慌忙起身,一把将赵玉琳上半身拖过来贴在自己下半身上,然后仰着头长长吐出一口气。 精液喷满了赵玉琳的木瓜奶、脖颈和下巴,让这个平素里大方得体的女人此时显得淫荡不已。而心情迅速平静下来的窦伟民马上开始用手机捕捉这淫靡镜头,他还试图把带着几分坚挺的小窦塞进赵玉琳嘴里,却被牙关挡住,小窦头上的液体涂到赵玉琳有些薄的嘴唇内外。他给小窦与赵玉琳嘴唇的亲密接触拍了两张特写后,就这么光着身子,从客厅里哥们身边走过,到卫生间里再次清洗一番。然后带着湿毛巾回来把赵玉琳上身正面擦拭了一遍,仔细地把她穿戴整齐,连胸罩也对应上原来勒出的痕迹。自己穿好衣物后又在床上仔细检查了下,捡了几根床单上的阴毛装裤兜里,然后拉过被面给赵玉琳盖上,关上卧室的灯。 他拿了个盆子放沙发前,又倒了杯水放在茶几上,在方奇面前默默站立一阵,往自己脸上略用力拍了两下,转身离去。 ********************* 在小区门口接到尤俊龙的电话,尤俊龙大着舌头催促了几句说了歌城和包房的名称,窦伟民一边答应着一边微笑着和值班室里先那壮小伙保安点头示意。保安殷勤地跑出来帮他叫了一部出租车。还是在定安市最热闹的「珍珠港夜总会」,窦伟民在服务员带领下来到包间门口,他没忙着进去,叫服务员给自己拿包「苏烟」过来,站在门口吸了一支烟。 推开门一阵声浪扑面而来,房间里的人都没留意到他进来,昏黄灯光下就看见丁晓艺和郑丹两个女人站立不稳地搂一块,合唱着一首王菲的老歌。钱建华和尤俊龙互相勾着脖子在一边端着啤酒杯絮絮叨叨,柳涛则紧挨着躺在沙发上的王嫣旁边,侧着头看着王嫣。窦伟民心头一紧,「咯噔」了一下,在原地略一犹豫,装作只注意到丁晓艺和郑丹的模样,走到她们旁边打招呼。他眼睛的余光看到柳涛发现了他的进来,有个迅速缩手的动作,一下坐直身体,然后缓缓向旁边移动,和王嫣逐渐拉开距离。看到窦伟民转过身后,柳涛马上端起两杯啤酒:「伟民你来晚了,罚酒一杯啦!来,我陪你!」窦伟民接过杯子一饮而尽后做出苦恼的模样:「胖子家两个都醉了,还是找保安帮忙才送进门的,胖子还吐一地,只好我打扫,菲佣的苦差啊!」柳涛哈哈大笑,也一口喝尽,然后就坐到尤俊龙他们旁边去了。 窦伟民在王嫣身边坐下,靠在沙发上仰头微闭着眼做休息状,从眼缝中看到柳涛又偷偷回头看了不动声色的他一眼,然后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窦伟民装作坐姿不舒服的模样向王嫣的方向半侧过身体,眼光就溜到王嫣身上。王嫣显然喝高了,在这么大分贝的声响中睡得十分香甜,她的上半边身体蜷缩在沙发上,双腿垂地上,T恤的下半截部分缩得很高,露出匀称的小蛮腰和半边雪白的背部,隐隐还能看见后面的胸罩带子。窦伟民心头狂跳:「靠!柳涛刚才在摸王嫣!?」

本贴最早由:奇米影视 奇米 奇米网 俺也去 奇米影院 奇米影视四色 奇米影视777 奇米色 -- www.185www.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奇米影视 奇米 奇米网 俺也去 奇米影院 奇米影视四色 奇米影视777 奇米色] 版权所有 © 2015-2018[广告合作:12aaguanggao@gmail.com]